APP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2018-08-20 09:12 来源: 和讯名家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文丨 猎云网(ilieyun)张璐璐3043字,约需10分钟以上阅读—

  本月初,特斯拉前技术人员Martin Tripp对该公司提起了反诉。

  Tripp称,今年6月特斯拉对他提起诉讼,诬告自己侵入公司的操作系统。他还表示,特斯拉方面为了平息他对公司劣质零部件和浪费问题等言论引起的波澜,还对他进行了诽谤。

  而对于另一个前特斯拉员工Cristina Balan来说,Tripp的故事并不陌生。

  2010年,Balan以工程师的身份开始在特斯拉就职。在接受有关媒体的系列采访时,Balan表示,自己入职4年后被解雇。

  Balan说,当时她和她的七名内置设计团队成员向他们的领导报告了在工作中观察到的低质量零部件和浪费问题,这件事情后不久,就发生了解雇。Balan起诉了特斯拉,认为其存在歧视、报复和其他问题。关于此案的审判也持续了多年。

  从Balan与特斯拉方面的往来邮件、证词、短信记录,以及其他相关信息,我们可以大致了解这场纠葛的来龙去脉。

  事件的主角曾是一位著名的特斯拉工程师,曾为特斯拉研发高度机密项目,而且姓名的首字母曾刻在Model S汽车的电池上。但她现在认为自己选错了公司。

  这件事对Tripp来说,绝对是前车之鉴。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2014年3月,Balan和她的内置设计团队对特斯拉存在的问题表达了担忧。

  他们担心汽车内部设计会产生缺陷,但是他们的忧虑并没有得到领导的重视或恰当的处理。

  根据仲裁的内部邮件和证词显示,Balance的团队有意将问题直接向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报告。

  毕竟,马斯克曾告诉员工,特斯拉不是一家等级分明的公司。在必要的时候,员工有权且理应自主地与他进行对话。

  不过,在计划与马斯克会面之前,Balan首先联系了她所在部门的负责人Chris Porritt,后者是特斯拉汽车工程部门的副主管。Porritt要求与Balan和她的团队成员就他们的问题进行会谈。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周六,该团队与Porritt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会面。

  团队成员表示,整个会谈过程中,特斯拉延续了他们一如既往咄咄逼人的高压氛围,以及他们一贯的业务风格,但这背后却着部分缺陷、与供应商朦胧的关系以及浪费问题等。

  这些工程师表示非常感到沮丧,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直接领导可能一直私底下与供应商接触,从而导致内部团队无法彻底地完成项目和及时纠正设计缺陷。

  Balan说,她怀疑目前遇到的瓶颈实际上只是她的领导掩盖失误的一种方式。例如,她曾表示对汽车设计中的一个“老鼠洞”非常担忧:她在Model S汽车车顶头罩的设计中发现了一个缺口,使车顶与车身分离。但这个提议却遭到了Balan领导的强烈抗拒。

  她表示,对于这个“老鼠洞”,特斯拉最终的补救措施只是在这些10万美元的汽车中用一块聚苯乙烯泡沫塑料进行填补。虽然这种所谓的解决方案并没有出现安全问题,但Balan表示,部分客户抱怨称车辆在使用过程中会产生一种吱吱声。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在周六的会谈上,该团队的成员还分享了他们试图修理存在缺陷的汽车零件但却受到管理层阻碍的例子。

  其中一名工程师表示,自2012年以来,他就一直希望解决Model S驾驶员座椅脚垫的问题。他表示,如果按照原先的设计,脚垫可能会在行驶过程中干扰刹车。

  但是,当他想要就该问题与供应商协商时,他的经理却出面阻止,既没有着手接管也没有让他专注于负责其他业务的意思。

  这位工程师表示,如果脚垫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而且路面上行驶的特斯拉汽车不在少数。Porritt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Porritt还感叹,公司不得不将这批价值9万美元的缺陷零件采取报废处理。

  特斯拉方面并没有回复有关媒体对该问题的多次置评请求。

  在这次漫长的会谈中,Porritt几乎赞同了团队成员表达的所有观点。他认真倾听他们抱怨受到经理不公正的对待。他也表示,他们团队所遭受的对待肯定不是“特斯拉的方式”。Porritt认为整个团队可以对他完全信任,他也答应帮助寻找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然而,根据有关媒体从短信、邮件以及仲裁文件中发现的信息,上述会议后的几天,这些工程师被要求与他们的领导进行会面,后者则给他们施压,要求撤回相关言论。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位工程师在给同事发短信时这样写道。

  另一位参加会议的工程师后来出庭作证,他说自己感到压力很大,不得不否认出席与Porritt的会议和团队对领导的任何抱怨。他认为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就可能会失去他的工作,他还表示其他同事也有同样的感觉。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Balan在特斯拉就职的最后几天

  特斯拉对Balan和她的队友采取了不同的解决措施。

  2014年4月2日的一封邮件显示,Balan的经理和一位特斯拉人力资源部门的领导正讨论对她的惩罚措施,而在有关媒体披露的另一封邮件中显示,他们都认为她在特斯拉已经前途渺茫了。

  据一封电子邮件称,Balan意识到自己已经逐渐成为与之冲突不断的直接领导的“眼中钉”,因此,相关领导和人力资源部制定了一项计划,要么对她进行培训,要么为她另谋出路。

  他们决定首先就健康问题与Balan进行交流,而不是绩效问题。她在几个月前向领导反映了工作问题,而且刚在特斯拉入职期间就出现了健康问题。根据他们的往来信件,他们决定采用一种最好的解决方案。

  “如果我们通过任何方式都无法证实健康问题,我们就需要制定一个不同的行动计划。”特斯拉的人力资源部门在给Balan的经理和Porritt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特斯拉方面没有对该邮件内容做任何公开评论。

  最终,Balan于2014年4月6日从特斯拉离职。不到一周前,特斯拉公司的律师通过电子邮件告知,她是该团队中唯一一个“控告”她的经理浪费开支、掩盖开支的人。

  该律师在邮件中表示:“你是唯一一个对Chris、对人力资源提出指责的人。因此我无法与其他投诉Chris的人进行对话。”

  Balan说,我认为特斯拉想要掩盖事实,就好像团队从未与Porritt进行周六会谈,也没有同事发表过任何关于公司的言论一样。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电气文化冲击

  在Balan离职后的一份仲裁文件中,特斯拉方面称Balan于2014年从该公司离职,原因是她与领导关系不融洽,工作能力也有限。

  特斯拉的律师辩称,她经常抱怨,且只关心自己的设计。

  Balan的前同事、一位知晓内情的人士表示,Balan是一个极具创造力和能力的工程师,但她也表示Balan容易激动,而且过于紧张。

  但Balan坚持认为,在她和她的团队发现汽车潜在的质量问题之后,她的辞职是由一系列“将她赶出特斯拉”的行为导致的。Balan说,她坚信即使是在后续的仲裁中,特斯拉也会继续想方设法诋毁她并使她闭口不言。

  在从特斯拉离职前,Balan录制了她与同事的对话内容,想以此作为证据,但主持此次仲裁的前旧金山高等法院法官不认可该证物在此案件中的合法性。

  该法官发现,特斯拉没有准确评估Balan的工作能力,不认为她是一个高水平人才,从而低估了她的薪酬。但并没有发现该公司存在任何性别歧视的行为或言论,Balan也没有泄露商业机密。

  而她所担心的“老鼠洞”之类的缺陷,据法官审判,并不会存在任何安全风险,特斯拉方面的证明也否认缺陷的严重性。

  Balan表示,特斯拉曾向她提出“七、八次”和解,而且这笔和解费可以让她至少十年内不用工作。但是特斯拉的要求是让Balan放弃与外界谈论这段经历的权利,她觉得这并不合理,所以也从未同意和解请求。

  Bal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目前生活在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的时代,如果工程师明明发现设计的谬误却因为害怕而缄口不语,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

特斯拉前员工控诉:犹如待宰羔羊,产品粗制滥造却被迫封口
不同的人,相似的经历

  对于Balan来说,她的故事不是个例。刚开始在特斯拉入职期间,Balan在电池部门工作。她说,那时一切工作的重心都是推动创造力和创新,为这家羽翼未丰的公司节约每一分钱。

  但她在内置团队的工作经历却大相径庭。

  她说:“当Model S横空出世时,埃隆意识到自己的成就非常伟大,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切都在悄悄流失。”

  她认为特斯拉从一个踌躇满志的初创企业逐渐变成了一个被硅谷炒作而吞没的公司。

  当一家公司逐渐声名大噪,其员工的性质可能会变化,工作重心有可能会改变,公司文化也一样。

  Balan说:“特斯拉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从一家创新型企业转变为一家销售型公司。他们唯一关心的是每周生产多少辆汽车,但却不关心质量如何。”

  这个观点也许就是Balan在这位名为Tripp的前特斯拉技术人员身上找到共鸣的原因。

  与Balan一样,Tripp正试图以举报者的身份向媒体披露特斯拉生产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他在文件中表示,特斯拉制造的电池质量非常差,甚至有相当大的安全隐患。他担心电池会过热,进入所谓的热失控状态。他还声称,特斯拉的生产过程非常浪费,并没有履行其环保使命。除此之外,与Balan相似的是,Tripp表示公司正威胁他对此事保持沉默。

  在谈到 Tripp的处境时,Balan表示:“我认为他们太自以为是了,他们认为特斯拉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但目前看来,的确是这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李佳佳)
看全文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