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抵押学费住宿费,四处借钱发工资,地方政府真的穷到叮当响了?

2018-08-20 07:11 来源: 和讯名家
  如果有一天连学校都被地方拿来抵押,请不要感到惊奇,可能是因为地方真的没钱可以花了。

  如果说有人为了借钱各出奇招,那么用大学学费和住宿费做抵押物来借钱,可以算奇招中的神操作了。

  最近,网上传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消息。

  云南省财政厅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学校专项债,并用高校的学费、住宿费甚至是伙食费作为抵押。

  高校收益主要来源也是学费、住宿费、食堂收益等等,也就是说这个债券需要用这些费用来覆盖本息。

  有人笑称云南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这件事真的值得一笑吗?

  云南的情景,不禁让人想起了以前的宿迁市。

  2000年,宿迁市沐阳县的经济常年排在江苏省的倒数位置,财政困顿导致医疗、教育等民生建设面临极大的困难。

  地方没有钱投入医疗建设,基层医疗卫生条件极差,水平也极低。

抵押学费住宿费,四处借钱发工资,地方政府真的穷到叮当响了?
  当时沐阳县主政的官员是仇和,这个名字可能并不为人所熟知,但是他的改革却曾经一度震惊全国。

  让地方完全退出医疗市场,由“办医院”转向“管医院”,引入社会资本,让企业来经营医疗市场。

  这就是举国闻名的“宿迁医改”,或者用另外一个词语“卖医院”更贴近。

  “宿迁医改”后,宿迁市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完全取消公立医院的地级市,所有医院都转为私立医院。

  在改制的过程中,地方是最大的受益者,套现了过去50年地方在医疗市场的积累,减轻地方财政压力,同时税收也在增加。

  站在当时的角度来看,“宿迁医改”盘活了当地的医疗建设,通过民营竞争也提高了当地的医疗水平。

  虽然改革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也产生了一些新的问题,在完全市场化下盈利性和公益性的矛盾。

  随着医院的“医疗竞赛”不断升级,“看病贵”的问题并没有解决,甚至还有医生为了钱诱导病人多做检查买贵药。

  不具备利润的廉价药买不到,一般的医疗服务也都停止了。

  也因为地方完全退出医疗市场,政府把责任和问题踢来踢去,导致对医疗市场的监管不力,乱象丛生。

  一个普通的小病,原本在公立医院可能只要花点钱就可以治好,却在民营中刷了一堆的检查,买了一堆的药。

  直到2016年,“宿迁医改”宣布寿终正寝,由地方财政全额出资新建的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开诊。

  民营有民营的好处,但由于改变不了药品和医疗器械市场定价的顶层逻辑,最终并没有让民众觉得看病更便宜了。

  公立有公立的局限,虽然吃财政饭往往意味着更低的效率,但是至少能保障民生最低需求。

  如今的云南,虽然没有走上当年宿迁的老路,但是财政紧张却是相同的。

  早在今年1月,中融国际信托便发布了一则公告,旗下的一个信托计划发生逾期。

  原因是借款方云南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未能按时偿还全部信托贷款的本息,导致信托计划无法按时兑付。

  最终还是由云南省国资委出面,方解此次“南境之危”。

抵押学费住宿费,四处借钱发工资,地方政府真的穷到叮当响了?
  根据财政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为16.47万亿元,债务率为76.5%,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100%。

  但是这是可以查得到的显性债务,如果算上这么多年来地方违规举债的隐性债务,这个债务率可能就不止76.5%。

  比如说今年债务猛增的辽宁省就想地方债务划归企业,试图通过这种“神操作”把债务降低。最终被财政部叫停。

  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今年5月曾经说到:

  “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16.47万亿元的债务率是76.5%,40万亿元可就不仅仅只是超过100%这么简单了。一旦债务雪球崩塌,后果简直不可描述。

  所以,贺铿这句话的重点,其实是后半句。

  今年6月,网上曾经流传出一份湖南省常德市关于化解地方债务的专题会议内容纪要。

  内容是要求银行配合地方化解债务,不能在这个时候雪上加霜,对地方债务进行停贷抽贷。

  网传会议中有个别领导情绪激动,甚至说出了“如果银行不接受,债务一律不归还”的类似气话。

  而近日,另外一份“青州市人民政府黄楼街道办事处”通知也在网上热传。

  这份通知的内容,是说因为市镇两级财政资金紧张,为了缓解地方工作压力,面向机关工作人员暂借部分资金用于周转。

  实际上,此类新闻就像冰山的一角,透露出地方债务的巨大风险。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风险和危机到来的时候,其实也是重大改革的最佳时机,因为迫于多方压力,改革的阻力会最小。

  有危机不可怕,可怕的是拖延甚至往相反方向走。

  都说地方穷,但很多人不理解的是,每年财政收入都高过GDP增速,今年甚至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卖地也赚了够多了,但为什么地方政府却还是得到处借钱?

  如果说财政支出很多,地方建设需要钱,民生建设也不赚钱,但是地方还有这么多的隐性债务,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要知道地方对民生建设的支出,上至医疗教育,下至农业补贴等等。

  如果地方没钱了,公务员的工资谁来发,教师的工资谁来发,公立医院是不是就不用开了,城市还怎么建设?

  就像六安教师讨薪事件一样,原本属于他们的工资补贴,到底是地方没钱还是进了谁的口袋?

  又比如刚刚建成的郑州贾鲁河大桥,耗资上亿元,才使用了四个月桥面就出现大量破损,到底是没验收还是偷工减料?

  此前,有学者说过:中国地方债问题不在规模,而在资金使用效率。

  人们很难指望地方政府能像一家现代化企业那样,来精细管理债务和项目,提升资金的使用效率。

  确切地说,在政绩驱动、任期限制和升迁机制的多重刺激下,多数地方政府会毫不忌讳地让地方经济染上了债务驱动的“毒瘾”。伴随着刺激效果的越来越差,地方政府的杠杆率只会越来越高。

  未来的一切虽是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地方政府已经确实穷到连工资都发不出了。

  所以,8月14日,财政部发文要求加快专项债券发行进度,指标已经分配到月:8月4000亿,9月5000亿,3季度完成全年80%,剩余3000亿主要在10月份发完。

  之前的风向一直都是严控地方债务规模,这次又变成老样子了——甚至比以前还要急切,还要紧张。

  最终,我们还是逃不开历史的惯性。

  鲁迅先生说过:中国人没记性,因为没记性,所以昨天听过的话,今天忘记了,明天再听到,还是觉得很新鲜。做事也是如此,昨天做坏了的事,今天忘记了,明天做起来,也还不是「仍旧贯」的老调子。

  看来,先生又一次言中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菜鸟理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李佳佳)
看全文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